三木干军事网
三木干军事网: 网站首页 > 军事故事 >

摩萨德特工暗杀行动装备的手环戒指手枪,摩萨德特工暗杀执照

作者:mosadeanshazhizhao
摩萨德暗杀小组装备的专用手枪

  摩萨德特工暗杀行动装备的手环戒指手枪,摩萨德特工暗杀执照。世界上最厉害的特工,摩萨德暗杀经典案例、真实事件。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特工装备的手环,内藏相机、对讲呼叫;摩萨德特工装备的戒指、卫星定位;摩萨德特工装备的手枪,暗杀手枪。摩萨德是世界上最厉害的情报组织,摩萨德下属的刺刀小队又称为复仇小队,特工毕业以后都会领一张暗杀执照license to kill,专门从事暗杀活动。
 
  www.somegun.com的报道,摩萨德最有名的一次行动,是在1962年“抓捕艾希曼”。阿道夫艾希曼,纳粹德国的高官,也是在犹太人大屠杀中执行”最终方案“的主要负责人,被称为死刑执行者。当年,将犹太人移送集中营的运输与屠杀作业,大部分都是艾希曼负责。
 
  1、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艾希曼被美国俘虏,但之后逃脱,从此人间蒸发。摩萨德一直没有忘记这个纳粹头子。后来得到艾希曼隐居在阿根廷的情报。原本计划是暗杀他,但以色列高层要求摩萨德把他带回国受审。要知道当时,以色列刚建国不久,跟阿根廷也没有建交,要将目标带回国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摩萨德传奇特工彼得马尔金负责这次行动,这个任务牛逼就牛逼在摩萨德带艾希曼回国的方式,因为,他们是坐民航大摇大摆的回去的。出发前,摩萨德给艾希曼注射了一阵烈性麻醉剂,并为他准备好了假护照,一个特工伪装成医生,带上全套文件,声称艾希曼患有严重疾病,处于昏迷状态,需要出国就医。等艾希曼再醒来,已经是俩天后在以色列境内了。
 
  摩萨德抓捕艾希曼的经过类似于绑架,根据特种行动计划,彼得马尔金来到布宜诺斯艾利斯,为掩饰自己的身份和行动意图,在纳粹战犯秘密住所附近的一家犹太人教堂擦玻璃。马尔金回忆道:我在教堂干了好长时间,在见到艾希曼时,我非常惊讶,他是如此普通,如此瘦骨嶙峋,我们原以为他是一个怪物。
 
  马尔金在回忆录https://www.somegun.com中描述了他亲自抓捕艾希曼的过程:1960年5月11日,马尔金在大街上拦住了艾希曼,用刚刚学会的唯一一句西班牙语说:先生,打扰您一下。然后一把抓住对手的胳膊,把他摔倒在地,另外一个间谍拖住艾希曼的腿,把他塞入车中,疾驰而去。
 
  被抓捕的艾希曼在一个秘密房间关押了10天后,在当时并不知情的以色列外交官埃班的掩护下,秘密运送回国,随后进行公开审判。艾希曼被认定犯有反人类罪行,被判处死刑,1962年被吊死。
 
  2、
 
  摩萨德暗杀事件,最有名的是“诛杀黑九月”。1972年第二十届夏季奥运会在慕尼黑举行,会期从8月26日至9月10日,9月5日凌晨,5名巴勒斯坦“黑九月分子”突然袭击奥运村,抓住9名以色列运动员和2名以色列保安人员,把他们作为人质,要挟以色列当局释放正在关押的256名巴勒斯坦人。德国警方全力营救,未能成功,11名人质被杀。
 
  慕尼黑惨案发生后,以色列举国哀悼。以色列总理梅厄夫人下令实施报复。她对摩萨德头目扎米尔和复仇队长阿夫纳说,以色列存在于世,就是要保护犹太人,使他们免遭敌人的欺凌和虐杀。“这是我的决定,责任由我来担当。”
 
  摩萨德将暗杀行动命名为“上帝的复仇”,为给被杀的11名以色列运动员抵命,死亡名单凑足11个人,并且成立了一支训练有素的暗杀队伍——“死神突击队”。
 
  暗杀活动从1972年10月到1981年8月,持续9年有余。列入死亡名单的11名恐怖分子全部被处死,也伤及了大量无辜,摩萨德的复仇行动震撼世界。
 
  3、
 
  第一个被干掉的是“死亡名单”上的第四位:瓦埃勒兹怀伊特,他是“黑九月”在意大利的头头。
 
  1972年10月16日夜里,40岁的兹怀伊特像往常一样,从他的意大利女友家出来回家。在公寓门厅里,暗杀小组的两名特工出现在兹怀伊特面前,一名特工用英语问道:你是瓦埃勒兹怀伊特吗?
 
  问得很随便,而且很有礼貌。兹怀伊特毫无防备,没带枪,也没有保镖。两个特工几乎同时扣动了扳机,装有消音器的贝雷塔手枪发出轻轻的“嗒嗒”声,兹怀伊特倒下了,身中14弹。
 
  摩萨德为杀死兹怀伊特,共花费了35万美元,但https://www.somegun.com认为很值得,旗开得胜。
 
 
  4、
 
  哈姆沙里是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驻巴黎的正式代表,他温文尔雅,颇有教养,娶了个法国妻子,生了一个女儿,住在巴黎一套公寓里。
但是,有材料证明他策划了多起恐怖活动,包括“黑九月”事件。
 
 
  哈姆沙里无论走到哪里,都有警卫跟着,并事先为他“清扫”路面。公寓四周的街道上都布设了警卫暗哨。用暗杀兹怀伊特的办法来干掉哈姆沙里要担很大的风险,而且,在杀死他的同时,还要避免伤害他的妻子和女儿。因此,扎米尔决定不惜一切代价避免直接交火,他们商定了一个更巧妙的安排,借助摩萨德的军械师和爆炸专家来完成。
 
  1972年12月5日,一名特工乔装成管道工,破坏了哈姆沙里家的电话电缆。第二天晚上,一位技师开着一辆工具车来了。在检修电话期间,技师把一枚新式炸弹偷偷放到了电话机底部。拿起听筒,炸弹还不会起爆,只是解除了保险,还须有无线电信号遥控,才能引爆。
 
  12月8日上午8点25分,哈姆沙里的法国夫人像平时一样,送女儿上幼儿园去了。
两天之前,哈姆沙里曾接到过一个“意大利记者”要求采访他的电话,他们已约好今天在https://www.somegun.com接受采访。那个记者说,他一到咖啡馆,就往他家里打电话。
 
 
  现在,那位“意大利记者”打电话来了,哈姆沙里拿起听筒,对方说明自己是“意大利记者”后,问他是不是哈姆沙里本人,哈姆沙里刚回答了“对,是我”,电话机爆炸了。
 
  摩萨德暗杀小组的特工们躲在附近的工具车内,看到整座大楼轻轻地颤抖了一下,哈姆沙里寓所的大玻璃窗震出了纵横交错的裂纹。哈姆沙里并未当场身亡,在医院里苟延残喘了一个月后,才死去。
 
  5、
 
  “死亡名单”上的第十位人物——侯赛因阿巴德希尔的“处决”,是在塞浦路斯进行的。希尔的职业是东方语言教师,他从不随身携带武器,也没有保镖。
 
 
  1974年1月22日,摩萨德得到情报,希尔将于次日去塞浦路斯,他已在一向住惯的奥林匹克饭店预定了房间。当天夜里,摩萨德暗杀小组捷足先登,住进了奥林匹克饭店。
 
  1月23日晚上,希尔化名侯赛因巴沙里,持叙利亚旅游护照,住进了奥林匹克饭店。
 
 
  摩萨德暗杀小组的爆炸专家决定在希尔的床下多放些炸弹。可是,住在希尔隔壁的是一对以色列新婚夫妇,他们是到塞浦路斯来度蜜月的。爆炸专家拍着胸脯保证说:绝对不会危及隔壁房间。
 
  给希尔准备的是一种压力炸弹,内有6个小型炸药包,分别连在两个弹体上。两个弹体由4个弹簧隔开。弹簧可以防止上部弹体的4颗螺丝碰到下部弹体的4个接触点。但是,人体的重量足以压低弹簧,使螺丝碰到接触点。这样一来,压力炸弹的保险就打开了,然后,通过无线电信号引爆炸弹。
 
  1月24日早上8点刚过,希尔外出。暗杀小组的两名特工偷偷溜进他的房间,把炸弹固定在床垫下面的金属弹床绷上,并破坏了卧房内床头罩灯的开关线路。这样,在远处的摩萨德特工看到卧房的灯熄掉时,就可以断定希尔上床就寝了。
 
  晚上10点,希尔回到奥林匹克饭店。暗杀小组的一个成员跟着希尔一起上了电梯,为的是搞清楚确实没有别人和希尔一起进入房间。
 
  大约20分钟后,希尔房间的灯光熄灭了,暗杀小组的头头担心希尔关灯后还未上床躺下,因此等了两分钟才发出“动手”的命令。可是他的命令还是下得太早,当手下的一名特工按下遥控器的按钮时,什么也没发生。
 
 
  摩萨德爆炸专家在心里默默数到10,咬着牙再次按动按钮。
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一道火舌卷着玻璃碎片和破砖乱石朝着街面袭来。饭店里的其他人,包括那对以色列新婚夫妇,皆安然无恙。那对夫妇的房间与希尔的房间仅隔一堵薄薄的墙壁。墙的那边,希尔和他的床都已化为灰烬。
 
  6、
 
  摩萨德马不停蹄,继续从“死亡名单”上勾出第四位牺牲者,他就是第五号目标巴西尔库拜西博士,他将于3月底去巴黎度假。库拜西目前是贝鲁特亚美利加大学的法律教授,他常到欧洲去,负责“黑九月”在欧洲的武器炸药等事项。
 
 
  摩萨德很快就在巴黎找到了库拜西住的旅馆。4月6日晚,库拜西像平日一样出门散步,刚走近皇家大街,摩萨德的两名特工就紧紧尾随其后,还有一名特工开着汽车在他们身后约50米处跟着。
 
 
  库拜西显然已经察觉到有人盯梢,但对于“黑九月”的这位军需官来说,他胆子太大了。他在十字路口的红灯下站住,摩萨德特工赶上来了,一名特工用希伯来语喊了一声:喂,库拜西!话音未落,他俩手中装有消音器的贝雷塔手枪响了,库拜西倒在人行道上。
 
 
  7、
 
  1973年4月,摩萨德策划了一次最大胆的行动,派遣突击队奔袭远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巴解总部,打死三名刺杀名单上的“黑九月”成员,还打死100多个巴解武装分子,炸毁巴解总部大楼。仅仅过了2个月,他们在巴黎炸死了“黑九月”的外交大使布迪亚。
 
  1977年,摩萨德的内线用毒巧克力杀死了哈达德。
 
  1979年1月,让摩萨德付出巨大代价的萨拉迈,也死于美女特工的汽车炸弹下。
 
 
  1981年8月1日,死亡名单最后一个目标阿布达乌德在波兰一家旅馆遭到突然枪击。刺杀达乌德本不是这位摩萨德特工的任务,但当他偶然在旅馆里认出了这位“黑九月”的头头时,一时冲动便开了枪。
 
 
  “上帝的复仇”行动至此落幕。一场历时九年的追杀行动,成就了间谍史上一段经典传奇。这种以暴易暴的反恐方式,也给摩萨德招来一片非议,在国际社会饱受诟病。但是,摩萨德并没有停下暗杀的脚步。
 
  8、
 
  1988年“阿伊莎行动”,摩萨德刺杀阿拉法特助手阿布杰哈德。
 
  阿布杰哈德,原名哈利勒瓦齐尔,是巴解组织的第一号军事指挥官,仅次于阿拉法特主席的第二号领袖人物。他长期指挥巴解武装力量与以色列当局进行斗争。他是当时被占领土巴勒斯坦人民反以斗争浪潮的中心人物。
 
  1988年4月13日,以色列内阁举行秘密会议,讨论从肉体上“消灭”巴解领导人一事,杰哈德首当其冲。表决结果:4票赞成,2票反对。这4票赞成票中,就有当时的国防部长拉宾和外交部长西蒙·佩雷斯,总理沙米尔投赞成票自不待言。随后,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紧急出动,执行内阁决议。
 
  1988年4月16日凌晨1点45分,一伙由8男1女组成的以色列暗杀小组冲进阿布杰哈德在突尼斯城北郊的办公驻地,杀死警卫后向阿布杰哈德射出100多颗子弹,使其当场亡。
 
  对于暗杀经过,据悉从1983年开始,摩萨德就监视杰哈德的行踪,他的一举一动,从日常安排到生活习惯,“摩萨德”均有详细的记录。之前,为了实现除掉杰哈德的计划,摩萨德派出3名特工,持假护照进入突尼斯收集杰哈德的情报。组长是一名女特工,化名阿伊莎萨丽迪,自称是某大报的专栏记者。此次来突尼斯,是为了采访巴勒斯坦人民反对以色列的斗争。
 
  通过巴解新闻部门,她获准采访巴解军事领导人阿布杰哈德,采访地点就是杰哈德的别墅。在采访过程中,阿伊莎仔细地观察了杰哈德别墅的内外结构和警卫措施。采访结束后,她亲自提出了行动方案,并建议将这次行动定名为“阿伊莎行动”。
 
  为了掩人耳目,为行动制造有利条件,此后,她不止一次地在公开场合主动同杰哈德谈话,请教一些政治问题,并多次登门拜访杰哈德,以使别墅的警卫对她习以为常。
 
  与此同时,摩萨德制订了一个周密的行动计划。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地完成任务,摩萨德在海法港附近的一个训练基地搭盖了一栋与突尼斯杰哈德寓所一模一样的模型屋,供模拟攻击演练之用。经过训练后,特别行动部队从攻击发起到完成撤退仅需22秒。
 
  4月14日,摩萨德特工装扮成黎巴嫩游客先期进入突尼斯境内。4月15日上午,3名摩萨德特工手持伪造的黎巴嫩护照从3家突尼斯旅游汽车公司租用了两辆西德造的大众牌面包车和一辆法国造的标致牌305型轿车。下午,其中的一名女突击队员还特地驾车去杰哈德的寓所附近进行了侦察。
 
  4月16日凌晨1点,一艘没有任何标志的轮船在夜色的掩护之下,急速地向突尼斯的海岸线靠近。在离海岸线还有一段距离时,一只小艇从船舷的一侧悄然划入水中,随即迅速地驶向预定的登陆地点。小艇到达海滩后,20名全副武装的摩萨德特工换上突尼斯国民军的制服,然后钻进租来的3辆汽车中,直奔杰哈德的寓所。
 
  与此同时,在距离突尼斯国境线约55公里的空中,以色列空军一架波音707军用飞机在国际航线上盘旋。这是一架装有各种电子侦控仪器,专供在电子战中使用的飞机,它发出的强大干扰电波,能在以色列突击队行动期间,使整个赛义德地区的所有电子通信设备失灵。
 
  摩萨德特工全部到位之后,9名头戴风帽、只露着两只眼睛的突击队员立刻破门而入,冲入杰哈德的别墅。他们先用装有消音器的冲锋枪击毙看门人,随即向楼内冲去。在楼内值班的两名警卫发觉外面有情况,但还没有来得及作出反应,便被击倒在地。
 
  听到楼下有异样的声音,军人的直觉立刻让杰哈德明白出事了,他立即摸起手枪,推上子弹,一步冲出房门,迎头向冲上楼梯的刺客打去。然而,迎接他的9支冲锋枪一齐喷出了火舌。
 
  4名摩萨德特工冲进杰哈德的办公室,他们迅速地翻检着室内的办公桌、文件柜和书柜,将全部文件洗劫一空。然后坐上汽车飞驰离去。
 
  军事网站https://www.somegun.com的消息,半个多小时后,摩萨德特工出现在拉乌德海滩,他们登上等候在那里的高速摩托橡皮艇,飞快地消失在茫茫的大海之中。
手枪
步枪
军事故事